歡迎光臨河南金石投資管理有限公司!

當前位置:首頁 > 資訊中心>行業新聞>老板頻跑路 我國民間金融風險進入爆發期

老板頻跑路 我國民間金融風險進入爆發期

2015-09-11 河南金石投資管理有限公司 閱讀 1637

近年來融資性擔保公司破產陰霾不斷,擔保業倒閉潮已呈現全國蔓延之勢。2015年及未來三年內情況將更糟糕,這種多米諾效應短期很難終結,只有少數具有國資背景的企業可能會在此輪優勝劣汰中勝出,預計絕大多數擔保公司會被清洗掉。

近期多地老板跑路頻發,民間集資糾紛案件大幅增加。記者調查了解到,民間融資風險既受經濟大環境影響,也系民間投機性借貸泛濫、中介機構違規操作、地下運行監管缺失等諸多因素所致。多家研究機構近期公布報告顯示,去年我國民間金融市場規模超過5萬億元。受訪專家和業內人士表示,民間金融風險有進一步放大和爆發的趨勢。

現象

資金鏈斷裂老板跑路 非法集資案高發

自去年下半年來,受經濟下行、流動性趨緊等綜合因素影響,各地非法集資吸儲、民間借貸糾紛等案件大幅增加。業內人士指出,一批高杠桿、高成本擴張企業資金鏈斷裂,民間借貸逾期違約案件高發,老板跑路頻繁上演,標志著以民間借貸為主的我國民間金融風險進入集中暴露期。

河南騰飛投資擔保有限公司集資數25億元,截止20152月累計登記債權人37424人,本金難以兌付;江蘇江陰豐源小貸公司負責人任標跑路,涉及債務資金約10億元;廣西柳州正菱集團實際控制人廖榮納出逃,身負民間集資債務30多億元跑路;福建龍巖天成集團董事長黃水木民間融資“卷款十億出逃”事件仍在持續發酵。據多位債權人介紹,近年來,黃水木長期以25分的利息,向商會會員、同鄉、朋友等借款。去年以來,因資金鏈出現緊張,黃水木開始轉移資產,并于今年5月出逃境外。目前,登記債權人達200余人,金額近10億元。

福建省高級法院介紹,今年上半年,全省法院受理民間借貸糾紛案件3.7萬多起,案件數量同比大幅度增加。今年前5個月,四川省共查處涉嫌非法集資案件33起,同比增長近一倍。

多地金融監管部門負責人表示,當前非法集資風險總體可控,但處于多發狀態,尤其是民間借貸風險不斷累積,房地產、代客理財、投資咨詢等領域進入風險集中釋放期,涉及案件明顯增多,老板跑路現象頻頻出現。廣西柳州市公安局一位辦案人員表示,“拖欠銀行貸款、身負巨額借貸、改變法人代表、離境出逃跑路”成為當前一些出險企業負責人躲避債務的普遍做法。

析因 民間投機借貸泛濫 中介機構推波助瀾

近期被國際刑警通緝的原廣西柳州首富、正菱集團實際控制人廖榮納,被曝跑路后留下近百億債務,其中民間融資就達30多億元。

辦案人員介紹,發跡于裝備機械的正菱集團,在2008年前后大舉涉足資本經營和地產投資。集團一方面成立正菱擔保等機構獲得融資擔保或直接吸存,另一方面大舉進軍地產項目,以期償還高額融資利息。受市場低迷影響,房地產項目積壓資金鏈斷裂,廖榮納在4月份潛逃境外。

廣西正菱集團從“風光無限”到債務纏身的經歷,正是民間借貸從大肆擴張到風險暴露的縮影。業內人士介紹,當前民間融資領域案件高發,主要原因在于:

一是信貸收緊項目“擱淺”。一些銀行界人士認為,溫州是民營經濟“風向標”,眼下從東部向中西部蔓延的民間融資風險,與兩年前的溫州資金鏈、互保鏈風險延續有較強聯系。業內專家分析認為,自2011年信貸高增長退潮后,一批過度擴張企業被迫靠民間借貸“短貸長用”維持運營,一旦融資難以為繼就難免“擱淺”。

二是投機借貸大行其道。當前股市樓市不景氣,大量民間資本涌入“只管收益,不看風險”的投機性借貸。分析人士認為,年利息普遍超過20%的民間借貸資金,只有房地產、采礦業收益率才可能與之相匹配。大批投機性借貸資金涌入房地產和采礦兩大行業,受國家調控影響后,就難以避免違約和壞賬的結局。

三是中介機構推波助瀾。武漢科技大學金融證券研究所所長董登新介紹,2008年金融危機之后,擔保中介融資、互聯網金融、小額貸款公司遍地開花。這些中介機構在爭奪市場中,以投資理財等名義逐漸演變成加強版、網絡版的非法集資。

隱患

利率上升敞口擴大 或危及金融生態

在經濟回暖尚不明確,民間借貸利率上升,以及房地產和采礦業市場持續萎靡等情況下,民間金融市場風險敞口將進一步放大,

有著民間借貸利率風向標之稱的“溫州指數”今年二季度報告顯示,受部分企業陷入擔保鏈困境等因素影響,綜合利率環比略有上升;因企業出險隱患依然較大,預計下半年民間融資綜合利率可能有所回升。

部分受訪人士認為,在經濟回暖尚不明確,民間借貸利率上升,以及房地產和采礦業市場持續萎靡等情況下,民營企業融資壓力將持續加劇,導致民間借貸違約、壞賬等問題持續高發,民間金融市場風險敞口將進一步放大,有可能危及區域金融生態,壓縮實體經濟融資空間,損害群眾利益引發大量信訪群訪問題,影響社會治安。

把脈

欲解民間借貸亂象政府要做的很多

西南財經大學等研究機構近期公布報告顯示,去年我國民間金融市場規模超過5萬億元。一些業內人士表示,規模龐大的民間融資能有效滿足市場多層次資金需求,助推民營經濟快速發展。然而,因監管主體缺位和機制不完善,民間借貸長期“地下運轉”風險叢生。

相關法律缺位 監管主體缺位

福建省高級法院民二庭法官劉炳榮說,民間借貸已成為我國金融市場中重要組成部分,但相關法律長期空白,社會各界對民間借貸行為的合法與非法等問題看法各異。“浙江吳英非法集資”等案件引發公眾巨大爭議,凸顯立法明確民間借貸法律邊界、健全監管機制體系的必要性與緊迫性。

民間金融監管缺位現象也屢遭詬病。受訪專家表示,當前民間融資多頭監管和監管缺位問題較為突出,比如小額貸款公司和融資性擔保公司由各地金融辦監管,投資公司和中介機構歸工商部門管理,而典當行由商務部門監管。董登新說,多頭分散管理使監管長期缺位,擔保、中介、小貸等機構紛紛“不務正業”,違規吸存放貸。

民間借貸備案制度出現新問題

部分民間放貸者和融資中介機構反映,當前民間借貸市場較為混亂,信用和債務情況缺乏查詢渠道,加上準入和退出等機制欠缺,導致民間借貸長期游離在灰色地帶。湖南省一位長期放貸的“資金掮客”認為,由于很難了解借款人的債務和經營情況,放貸時只能通過大幅提高利率來彌補風險。

此外,經歷2011年的民間借貸危機后,浙江溫州和福建泉州等地展開金融綜合改革試驗,探索民間借貸登記備案,出現的新問題也值得引起重視。去年底建立的福建晉江民間借貸登記服務中心,目前累計登記借貸業務351筆,總金額達7.5億元。服務中心主任林霖強說,晉江民間融資總額每年超千億元,目前登記的還只是“冰山一角”。

記者采訪發現,民間借貸登記中心登記的融資要受“最高利息不得超過銀行同期存款4倍”限制,遠低于地下錢莊、擔保公司的借款利率,一些投資者為追求高利,不愿前往登記。此外,一些借款人表示支持借貸登記,但考慮借款信息公開后,銀行會要求還貸,出借人也擔心利息收入需交個稅,登記積極性不高,影響借貸登記服務推廣。

本文來源:云南信息報

 



? 河南金石投資管理有限公司 2004-2019 All Rights Reserved. Powered by DouPHP 豫ICP備15029425號
抓娃娃机 赚钱技巧